“政府给老百姓新修了13公里的水泥路,让全村2700口人吃上了自来水,特别是我们老百姓知道总书记您倡导‘厕所革命’这个概念后,他们都动情地说,对于农村厕所这个最小最小、最微不足道的事儿,您都能替我们想到了,非常感激党和政府!”

真抓实干补齐民生短板——习近平总书记指示推进“厕所革命”引发热烈反响

3月5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就关注起“小乡村”里的“大民生”,亲切地向全国人大代表、赤峰市松山区大庙镇小庙子村党支部书记赵会杰问起了村里的生活。赵会杰作了如上回答。

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就旅游系统推进“厕所革命”工作取得的成效作出重要指示。这是总书记三年来第二次对“厕所革命”作出重要指示。广大干部群众反响热烈,大家认为,倡导推进“厕所革命”,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对百姓民生、城乡文明的高度关切,彰显了从小处着眼、从实处入手的务实作风,为新时代推动旅游业大发展、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注入了强大动力。

事实上,“小厕所”撬动的民生改善、环境提升,不只让赵会杰感触颇深,记者在两会采访过程中发现,不少代表委员都为国家旅游局开展的“厕所革命”竖起了大拇指。

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金庭镇柯家村,这里的村民祖祖辈辈居住在太湖边上,以水为邻,伴水而生。江南水乡农村地区,厕所除了茅厕,还有木制的马桶。“一到夏天,茅厕臭气熏天,极不卫生。而用马桶,则要到河道里去洗,污染了太湖。”说起“厕所革命”,村民凌春燕一个劲儿地点赞,“现在好了,家里装了抽水马桶,用完按钮一按,水一冲,方便又干净。”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稳步开展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推进‘厕所革命’。”

“‘厕所革命’作为城乡文明建设的重要方面,补上了农村建设的短板。”苏州市水利局局长王国荣说,苏州从2015年启动新一轮农村生活污水治理,每年投入超30亿元,以不少于1000个村庄近10万农户的速度推进,同步开展96个撤并乡镇污水治理。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湖北省武汉长江新城管委会主任张文彤认为,这是对“厕所革命”做出的顶层设计。近年来,从中央到地方都很重视“厕所革命”,党中央提出了相关要求,土地、规划等方面配套政策也都跟上了,城乡基础设施尤其是乡村基础设施得到了明显提升。

“现在上厕所,冬天不冷,夏天不臭!”家住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龙市光东村的李龙植告诉记者,上了快一辈子的旱厕,没想到如今能过上“城里人一样的生活”。光东村是和龙市旱厕改造试点,政府已经累计投入专项资金420余万元。

在全国政协委员、贵州省旅游发展委员会主任李三旗看来,“厕所革命”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是旅游系统的骄傲。从贵州实践来看,“厕所革命”为贵州旅游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基础支撑,厕所问题的解决消除了游客的顾虑,克服了旅游发展的障碍,为吸引更多回头客打下了基础。

“厕所问题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工作生活环境的改善。”中华预防医学会会长王陇德院士说,厕所是许多疾病之源,在全国特别是在农村掀起一场“厕所革命”非常必要。

全国政协委员、四川省旅游发展委员会主任傅勇林表示,自2015年开展“厕所革命”以来,四川认真贯彻落实习总书记关于“厕所革命”的系列重要指示精神,精心部署,务实推进,全面提升旅游厕所建设、管理和服务水平。在推进“厕所革命”的路上,学深悟透习总书记关于“厕所革命”的重要指示精神,在推动旅游业大发展、推进乡村振兴战略、提升社会文明程度、补齐群众生活品质短板等方面持续发力。

中国疾控中心改水中心主任陶勇认为,推进“厕所革命”,要将其纳入健康城市的考核指标,作为健康中国的一项战略来抓。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广元市委副书记、市长邹自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广元旅游景区、旅游沿线的厕所是很不错的,“平时接待客人,我都会带他们去参观一下。”

“厕所好坏直接影响老百姓的生活质量,并不是一件小事。总书记要求坚持不懈推进‘厕所革命’,努力补齐影响群众生活品质短板,切中肯綮。”11月28日,从报纸上看到习近平总书记倡导推进“厕所革命”后,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胡平江博士竖起了大拇指。胡平江曾在全国各地进行多次田野调查,他认为,城市公厕脏、乱、差、偏、少,农村厕所卫生条件差是个老大难问题。“厕所革命”从景区延伸到城市的各个角落,延伸到偏远农村,必将给人们带来更多获得感、幸福感。

全国政协委员、云南省政协提案委员会主任段丽元认为,“厕所革命”体现了习总书记的民生情怀,体现出务实高效的治国理念。百姓身边无小事,厕所虽小,却关系到百姓的生活品质,关系到庞大游客的满意度,更关系到国民文明素养的提升,意义深远。

“第五空间”是由北京环卫集团推出的新一代生态公厕,其含义为家庭空间、工作空间、休闲空间、网络空间之外的第五个公共空间,其标识也从过去的“WC”改成“5”。从今年4月开始,北京通州新城将建设1000座新一代生态公厕。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协同创新生态设计中心主任武洲说,中国需要来一场“厕所革命”,用技术创新改变厕所面貌。

“我还记得,20多年前到美国,中途下车看到一个非常好看的建筑,我以为是让大家买东西,下去才知道,原来是厕所。现如今,我们国家也有条件了,应该把厕所好好提升一下了。”全国人大代表、民建广东省委副主委、广东省政府珠三角规划专家林勇认为,“厕所革命”新三年行动计划将重点改善乡村厕所,非常符合现实需要。

自2015年至2017年,广西在全区建设2000座旅游厕所,实现旅游厕所“数量充足、干净无味、实用免费、管理有效”的目标。自治区旅游发展委员会主任甘霖说,近年来,广西将旅游厕所建设管理作为创建广西特色旅游名县的重要考核指标,取得良好效果。下一步,广西将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指示精神,发扬钉钉子精神,持续开展“厕所革命”。

“在海南旅游时,我就明显感觉到A级旅游景区、重要旅游点的厕所有了明显提升,但是很多村落的旅游厕所还需迎头赶上。”在林勇看来,厕所关系到一个景区、一个地区甚至一个国家的形象,将厕所这一指标列入景区评定管理之中非常有必要。

作为旅游资源大省,海南早已启动“厕所革命”。“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抓‘厕所革命’是提升旅游业品质的务实之举。确实,解决好‘出口’问题很重要。”海南省旅游发展研究会会长王健生认为,旅游厕所建设和管理质量是衡量一个地区、景区管理人文关怀的一杆“标尺”。

“厕所革命”新三年行动计划中明确提出,要推动“厕所革命”从景区拓展到全域、从城市拓展到乡村、从东部拓展到中西部、从数量增加拓展到质量提升。

用钉钉子精神推动厕所革命

李三旗认为,“厕所革命”从景点内扩展到景点外,从城市扩展到农村,是对乡村振兴战略的积极响应,是对全域旅游发展趋势的顺应。乡村地区的“厕所革命”,将进一步推动乡村地区基础设施改善、促进乡村旅游发展。

近年来,河北省平泉市在农村地区改造传统旱厕,推行“双瓮式”厕所,干净卫生。可在王土房乡,改厕工作一开始并不顺利。“别看是政府出钱改厕,老百姓觉得原来厕所虽然脏,但能用,改厕还得重新挖,麻烦。”很多村民并不支持。为了让群众认识到改厕好处,乡干部何占永给村民开了好几次大会宣讲政策,还画了卡通图介绍新式厕所的结构优点。何占永首先找了几个村民,让他们先“改着试试”。结果,第一批改厕村民用上新厕所后赞不绝口。如今,村民思想观念都转了过来,对改厕非常积极。“要说秘诀,那就是像习近平总书记说的,发扬了钉钉子精神。”何占永说。

段丽元认为,“厕所革命”从城市扩展到乡村,这与我国正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十分契合,对于提升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具有很大意义。

湖北省十堰市旅游局副局长潘春钦说,“厕所革命”不仅是一项民生工程,而且是一场文明革新,需要持续推进、常抓不懈。潘春钦介绍,为保护水质,推进旅游业发展,两年多来,十堰市在各风景区及周边游客聚集区新建、改建旅游公厕200多座,并出台一系列配套政策解决管理难题。今年初,十堰获评“2016年全国厕所革命先进市”,目前正在将“厕所革命”推向农村。

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政协副秘书长王济光表示,美丽乡村需要共商共建、共享共管,需要以农村“厕所革命”破题,补齐群众生活品质短板。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坚持不懈推进‘厕所革命’,努力补齐影响群众生活品质短板。我们的脱贫攻坚也要把改善贫困群众卫生条件作为重要任务来抓。”海南省扶贫办计划统计处处长裴兴旺说,“作为驻村第一书记,就从一点一滴的小事做起。”

全国政协委员、吉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主任杨安娣说,吉林坚持推进“厕所革命”新三年行动计划,重点在管建结合上作好文章,推动管理方式创新,鼓励以商养厕,实施动态监管;推动“厕所革命”由景区向乡村拓展,力争打造2-3个集中连片的乡村旅游厕所改造样板。

广西桂林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陈丽华表示,小厕所牵涉大民生,桂林是最早掀起“厕所革命”的城市之一,接下来将组织各有关职能部门全面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用实际行动说话,持之以恒、扎扎实实地推进解决群众身边的民生问题。广西巴马瑶族自治县委书记王军表示,巴马将把“厕所革命”与当前脱贫攻坚有机结合起来,抓好贫困地区改厕、改厨、改电、改水、改路等民生工作,久久为功,把一件件民生实事持续不断抓好抓实。

傅勇林告诉记者,2017年,四川省政府办公厅印发了《四川省“厕所革命”实施方案》,明确了省直相关部门、地方政府的职责及目标任务;将厕所新建改建列入“2018年全省20件民生实事”。“我们把厕所分为城乡公共厕所、交通厕所、景区景点厕所三大类,任务责任精准对焦。此外,还将在投资、建设、管理、运营方面继续大力探索新理念、新模式。”

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表示,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极大激发了全国旅游战线和社会各界人士扎实工作、开拓奋进的热情和干劲,赋予了我们推进“厕所革命”和旅游业发展的强大动力和信心。在总结成绩的同时,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厕所革命”的成绩是初步的,厕所工作具有长期性、艰巨性、反复性,厕所质量、管理服务、科技应用、如厕文明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下一步,我们要切实按照总书记的要求,扎实推进“厕所革命”新三年行动计划,推动“厕所革命”从景区拓展到全域、从城市拓展到乡村、从东部拓展到中西部、从数量增加拓展到质量提升,深入推进厕所文明行动,继续在全社会大力倡导文明如厕风尚。(综合本报记者王珂、王君平、王伟健、庞革平、李纵、程远州、李家鼎、张腾扬、宋飞报道)

邹自景介绍,广元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公共卫生间的提升,特别是在旅游重点地区,需要专门规划旅游厕所。“我们在进行厕所建设时也发现了问题,如管理不到位等,这又涉及投入和机制问题,目前正在逐步解决。”

自2017年开始,体现人文关怀的第三卫生间正在全国各地如火如荼地建设。对此,林勇说,对于此类新出现的厕所类型,大部分人还不了解其用途,“建议对‘第三卫生间’作更加明确的说明,以免让人产生误解。”

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政协副主席吴晶建议,未来需要进一步推动厕所文化发展。一是注重彰显文化特色。按照“一厕一策一景”理念,鼓励各地将厕所设计与当地文化、乡土风貌相结合,建筑风格与自然环境相协调,建设理念与文化创意相融合,将厕所打造成为展示地方文化的窗口。二是弘扬文明如厕仪规。鼓励各地结合文化传统和乡规村约,编制如厕礼仪,创作厕所LO-GO,积极开展美丽厕所创建活动,持续推进文明如厕;与社会单位签订公厕开放承诺书,推进厕所资源开放共享,带动城乡文明素养整体提升。

张文彤建议,厕所虽小,却“五脏俱全”,上水管道、下水管道、污水处理、物业管理等都要考虑。在乡村地区推进“厕所革命”是一项系统性工程,需要各项基础设施的配套和完善。农村跟城市不一样,很多农村基础较薄弱,基础设施提升需要做出更大努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