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枕边看的书是刘瑜和陈丹青,这两个人的文字都有意思,但我想说的是他们的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曾经在纽约生活。字里行间都会提到那个名字,让我突然,又想起那个地方来了。

四、我的小市民纽约生活

纽约,真是个神奇的名字啊。这是个能让人顿时像上了发条似的名字,在夜里也能闪闪发光般的名字。美国电影里估计有80%拍的是纽约,其中上镜率最高的是满街的yellow
cab和NYPD的警车。

来到纽约第四个星期,已经能够很熟悉自如地在我的小地盘里混了。所谓我的地盘,就是前天上海的新闻里报道的那个地铁停电的曼哈顿上东区(upper
east
side)。新闻里把上东区讲成是纽约最豪华的住宅区之一,其实也未必,像我这样的小老百姓在这里也比比皆是,活得也很滋润。

算起来,前前后后去了4次纽约,最后一次还住了七周。但是离开了总觉得意犹未尽,总觉得看不透纽约,总觉得对它的兴趣越来越浓,却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所谓上东区,就是五十多街以上中央公园以东的那一块,属于是很集中的住宅区。这里的街道都是笔直,看上去非常方正严谨,比lower
manhattan的错综复杂更让人放心。我喜欢在不那么热的夏天,穿上软底轻便的鞋子四处走一走。这是我喜欢纽约的一个方面,很多地方都是可以散步的,不像其他的美国城市,市中心超小,一不小心就走到乡下去了。

07年的夏天,我在做什么呢?还倒着时差呢就开始丈量从70街到86街,从一大道到中央公园这块区域的每一寸街道,找房子。每天和不同的中介打交道,看各种各样的房子,新的老的,电梯房楼梯房,贵的便宜的,走累了便在街角的咖啡店喝咖啡写东西;然后是搬家,让我这个过去30年只搬两次家的人在短短的7周搬了三次。搬累了就在那典型的upeast石头小楼前的台阶上坐一下,想起Carrie经常坐在同样的台阶上抽烟的样子;搬完家后是买家具装家具,整天逛家具店整天和搬运工打交道,当时抠门只舍得买Ikea,桌子椅子大橱床架,什么都是自己来拼,把我这个从小手工劳动总不及格的家伙活生生打造成装修队模样;一切都搞定了便开始想念上海的饭菜香了,又开始成天跑China
town 买鲜肉鲜鱼小青菜大白菜来解馋。

在这里散步,让我想起在上海的家,附近那些长着漂亮梧桐树的街道,建国路,太原路,岳阳路,绍兴路,茂名路…这里东西向的街道很窄,不过四个车身的宽度,街沿两边是用来停车的,所以只有两部车能够很挤地并排驶过,因此这些街道一般都是单行。步行是最好的,这里的房子新旧相间,老式公寓往往有很漂亮的外观,常春藤爬满的外墙,钩花的铸铁栏杆,怀旧老式的门铃,放满了鲜花的窗口,且不管这颇有年头的老房子里面有没有电梯空调,或者有没有老鼠苍蝇,看上去是着实养眼的。新房子呢,也不错,就像我租的高层公寓,说新也不新,十二十年的光景,因为维护得勤快,几乎每天都有工人吊在外墙擦玻璃,所以还是显得挺登样的。但价格实在不菲,这里的月租金算成人民币能在上海每天住五星级酒店了,心痛哦。

于是,那七周,忙得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让我回想起来的都是些琐碎的家居生活,纽约的活色生香与我无关。因为,那时我以为,我会留在曼哈顿,所以不急,真的不用着急。

我家对面有两家咖啡店,那是我最喜欢去吃早饭的地方。十几张小桌子摆在人行道上,桌上摆着漂亮的餐巾刀叉和小盐瓶和小胡椒瓶,叫人走过总忍不住进去坐一下。这让我想起丽江古镇的那些小店,不过丽江的小店脚边的是雪山的小溪水,而这里旁边的是曼哈顿车水马龙的大街。在上海总抱怨街边露天餐厅太少,许是因为空气污染粉尘太多,但是这纽约市也同样灰头土脸,怎么人们还是喜欢伴着马路上的大卡车露天吃饭呢?不明白。

如果,现在再给我七周时间,我的纽约,我该怎么用呢?

喜欢这里的早餐,鸡蛋面包咖啡,很熟悉的菜单。虽然在美国住了两年多,但是对那些色拉三明治不到万不得已总提不起什么兴致。只有这早餐是好的,我总是叫上两个嫩嫩的鸡蛋,或者来个放了青椒番茄蘑菇火腿洋葱的omelet,错不到哪里去。最好的是无限量咖啡,一般小店总有个青涩的服务生,提着两个咖啡壶,笑容可掬地问你要不要再来点咖啡,“sure,
please”,伴着这不断的咖啡香,让人觉得这样的早晨真好。

先来张美术馆月票(不知道有没有这个东东),Metropolitan,Guggenheim,MOMA,
一件一件宝贝看个够;再买一季林肯中心的票子,交响乐歌剧芭蕾舞什么都好;然后天天下馆子,纽约最好的饭店最好的厨子最好的葡萄酒一家家去点评;最好再去哥伦比亚报个短训班,就算不上课在人家图书馆里坐坐也好;还要去看broadway
show,把那条街上的场子一家一家看过来;别忘了还要去各种地上地下画廊跳蚤市场现代艺术工作室;还有还有,去中央公园懒着,晒太阳野餐滑旱冰……

喜欢这样路边的小咖啡店的另一个原因是这里可以东张西望,不像Starbucks,大家总故作姿态地端着手提电脑煞有其事,在街边咖啡店大家都是不紧张的,吃早餐的多是出来遛狗或者遛小孩的闲人,没什么正经事情。我往往嘬一口咖啡,翻两页书,然后往街上望着发一会儿呆。曼哈顿的街上走出什么样的人都不会让你觉得奇怪,such
a happening
city。当然除了奇装异服,模样卡通以外,最有看头的自然是走在大街的女人们,不管是美女丑女,也不管是亚美非洲,夏天的时候都仿佛是为了节省布料而穿着极少,而那些意图撑破布料的巨大的胸部连我看得都觉得不好意思,不知道生活在纽约的男士们是怎么在这些美色诱惑下练就成一身定力的。

算起来这些事情,除了去哥伦比亚读书以外,其他好像都多多少少做过了。奇怪,纽约就是这么个地方,让你尝不够。久久想起来,会觉得好,而究竟好在哪里,却又说不清。就像是在那门前石头台阶前坐着发呆的样子,夏夜里,树叶在动,路上无人,是曼哈顿岛最安静最不施粉黛的街道,却是说不出来的适意。

我家离纵穿曼哈顿南北的地铁十分钟步行距离,离横穿东西的公车两个街角,方圆三个街角的距离有一家中餐馆,一盘炒蔬菜卖到十几块钱,我不如回家自己搞一把;有一家营业时间早上5点到凌晨1点的麦当劳,我有时半夜突发奇想出来散步买杯ice
coffee;有一家24小时营业的自助银行和一天营业10个小时的洗衣店,幸好我家楼里有专门的洗衣房,不用整天端着衣服出门洗;有一家什么都有卖的食品便利店,猪肉7块钱一磅,达能酸奶1块钱一杯,我是个不太会算钱的人,便也记住了这里的价钱,这个架势看来不掂量不行了;有一家和雪茄专卖店相邻的冰淇淋店,每天下午总有很多人在街边的圆桌上一边抽雪茄一边吃冰淇淋,不知滋味如何。

2010年3月5日星期五

这就是曼哈顿上东区典型的小市民生活氛围,方便的,舒适的,纽约的热闹永远都不落幕,和我的上海一样,就算深夜在街上走也不觉得担心,我想这也是我喜欢metropolitan
city的原因之一吧。

23:11:55

2007年6月29日

于安徽 汤池

草草涂于纽约曼哈顿

图片 1

图片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