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纳木错

发表于 2000-11-23 15:50

西藏2000年之约 邹曼莎
向往已久的西藏,我终于可以投入您的怀抱。虽然路途艰辛,但一切都那么值得回味。
7月8日:我和另外3个女孩登上了赴昆明的火车。一路上打扑克,聊天,时间就在我们的欢声笑语中溜走了。
7月9日:下午我们到达了昆明。在火车上友善的昆明朋友的介绍下,我们住进了广园饭店,准备第二天的早班机飞中甸。
7月10日:我们的飞机是早上7点多从昆明飞中甸。原来约好的面包车竟然把我们给飞了。早上5点多的昆明街道静悄悄的,只有偶尔一辆车经过。由于背囊太大,好不容易找到两辆出租车,我们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到了机场,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我们竟然找不到我们乘坐那班机
CHECK IN 的地方。这下可糟了!我们几个只好分头找了,背上一个大BACK
PACK,那滋味可真不好受。问了很多人,终于发现我们给机票骗了。机票上写的是终点是中甸,而机场的显示为迪庆,着实让我们虚惊了一场,以为航班给取消了。到了行李过安检的时候,我真的佩服自己,乖乖,我的BACK
PACK足有17KG,想不到吧!中午时分,我们终于与在广州约好的四名男士在中甸聚头。在确定了车辆和路线后,我们在当地购买了一些进藏的干粮和饮用水。
7月11日:我们连司机一行10人租用两辆丰田吉普,终于踏上了进藏之路。由于两位司机都是当地的藏族人,按照当地的习惯,我们必须先到附近的松赞林寺祈福,以祈求一路平安。
我们所处在的中甸已经是高原,所幸的是我们都没有高原反应,感冒倒是有一点,但药一吃就没事了。THANKS
GOD!
离开中甸,山势逐渐升高,茂密的森林慢慢地变成险峻的光秃秃的沙石高山。公路象一条飘带轻柔地绕在山端。车行至某处高山,我们遇到了大雾,能见度一下子下降到5-8米,由于这是我们第一次在这种高山峻岭的条件下行车,心中不免有些害怕。但是这时我们却发现在路边山坡上好大的一片野花,红的,黄的,象吊钟,在如此的仙境中,甚是惹人怜爱。
我们的车已经行走在横断山区,路况相当不好,车速在20-40公里间徘徊。车子偶尔停下来的时候,你才可以真正的感受什么叫崇山峻岭。在阳光的照射下,一座座连绵的山峰寸草不生,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也正是这种不真实,让你仿佛置身于一个军事作战的模型当中,有点指点江山的味道。
月亮爬上来了,而我们仍然在澜沧江边赶着夜路。晚上11时左右,我们终于进入了西藏境内,到达了滇藏公路西藏的第一县-盐井县。一天的颠簸,一天的尘土,我们到达住宿地的时候已经过了热水供应的时间。可是我们的司机却是个有心人,找了一个可以洗温泉澡的地方。尽管我们都还没吃晚饭,但是一切都等我们舒舒服服地洗好热水澡再说吧!
7月12日:汽车离开了江边,又拐上了山路。山仍是那高耸入云的山,路还是那样的颠簸。而山顶下800-1000米处仍是伴随而行的澜沧江。人和汽车在这样的环境中顿觉渺小。
下午时分,我们经过一段路。我不知道那是否还算是路。车在两山的夹缝中穿行,而这夹缝则是不久前给山上的大水冲刷出来的,有70-80米宽。修路的工人和士兵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了,工程车时不时在其间穿梭。但是,路真的已经找不到了。
路不大好走。天没黑,我们就在一个叫竹卡的小地方的兵站里住下了。那是一个群山环绕的兵站。听那里驻守了13年的连长说,因为有了山,那里的冬天也不是太冷了。
7月13日:我们发现一处风景不错的小河湾,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在此处露营。我们很快进行了分工,小司机和一个男同胞开车到附近的村子买锅和柴火,另外3个男同胞和老司机扎帐篷,女孩则在附近再捡一些柴火。一切都准备地差不多的时候,司机象变戏法似的拿出了鱼网,让男同胞挂网打鱼。收获可真不错,10来分钟的样子,已经有20多条小鱼撞了上来。
在林忆莲的-至少还有你-的歌声下,肥妹和老司机跳起了舞,而我们的篝火晚会也正式开始了。即食面,罐头,香肠,铐鱼,鱼汤,好不丰富;歌声,笑语,好不热闹;还有那挂在天空的一轮明月,也偷偷的躲在云后羡慕我们呢!
夜深的时候,天却下起了一场大雨。
7月14日:早上起来,我们四人帐篷的外间发现了一片汪洋,背囊和衣服都湿了。我们检查才发现昨晚没有把帐篷入口处的拉链拉好。后来肥妹还告诉我们,晚上她一点都没睡好。因为雨太大,她担心帐篷进水,所以时不时用手试探防潮垫下是否湿了。幸亏,我们没有被泡在水里。把露营的地方清理成原来的样子,我们又出发了。
晚上我们住进了然乌兵站,兵站的副站长让我们女同胞享受了首长待遇-我们四个女孩分别住进了两间双人间,那可是首长的休息室呢!
7月15日:司机说得没错,然乌湖确实是一个漂亮的地方。湖边青山环绕,水面平静如镜,而远处的雪山在云中害羞的露出小半边脸。我们边走边拍,时而爬高爬低,采用不同的角度谋杀菲林。当我在爬山时,才感觉到我真的在高原上,每上升几米,我都会有气喘如牛的感觉。
原来打算在湖边露营,由于买不到羊,计划只好告吹了。其实湖边的山上有一群群的羊,可是我们叫了老半天你不忍闭上眼睛,害怕它在下一分钟又不见了。
出了老定日县城,我们发现路边有两张熟悉的面孔-两个波兰老外。他们又在路边拦截到樟木去的便车。尽管我们的车子已经向前走了100多米,我们的司机还是把车倒了回去。当他们发现我们时,直惊呼我们为“CHINESE
ANGEL”。因为他们在那儿已经等了4个小时了。还没有一辆车肯载上他们。与昨天相比,他们确实晒红了不少,戴太阳眼镜的地方已经留下了明显的痕迹。
车子经过聂拉木以后,路边的绿色多了起来,山势开始在下降。我们不知不觉地走进了山间,湿气和雾气都浓重起来。我们到了樟木,一个与尼泊尔接壤的小镇。
7月27日-7月28日:原路返回拉萨。离开樟木,我们发现来时青青的山头上此时已经戴上了一顶白白的帽子。高原的天气变化真是另你始料不及。
7月29日:拉萨休整,准备林芝环线游。
7月30日:是否是贵人出门招风雨呢?上路没多久,我们又遇上下雨了。
由拉萨出发,我们的车子一直在漂亮的柏油马路上奔驰。这是我们进入西藏以后路况最好的一段路。这一路的景致和我们先前一路走过来的又不大相同了,真不愧是西藏的江南,绿色比先前多了不少,路的两边都生长了灌木。我们的车子沿着尼洋河开着,雨好不容易停了,太阳出来了。我们在两山之间发现了一条彩虹,这是我们进藏以来看到的最漂亮的。以前在珠峰山脚也看见过,只是色彩没有眼前这一条来得绚丽。
7月31日:我们在巴松错湖边的小屋里过了一夜。一大早我们就到了仙境般的湖心岛里参观。那真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来往的交通只有一排拉钢绳的木筏。今天岛上除了我们几个外还有两位从日喀则来到岛上寺庙朝圣的僧人。看到他们对宗教的虔诚,使你不得不由衷地敬佩他们。
由于前面路况不大好的缘故,我们没有在八一镇住宿,而是赶到了米林。
8月1日:一大早,我们按照约定的时间准备继续上路,可是左等右等也不见司机的出现。一打听才知道我们的司机脚肿了,而且不能开车了。这下我们着急了,因为我们中的工人要赶回广州,而这次的时间是刚刚计划好的。我们只有在通知了司机所在旅行社后,留下司机在养病,我们自己想办法了。往前走,路况不好,而且租不到车子,时间不能保证;看来我们只好沿路返回了。就这样我们四个女孩子挤在充满酥油味的中巴里返回了八一镇。在八一镇庆祝“八一”建军节,有意义吧。
8月2日:幸亏我们在最后的几分钟买到了回拉萨的车票,但是幸运之神并不是每次都降临在我们身上。从拉萨到八一的公路都是柏油路,我们满以为可以顺利地回去了。谁知道在过了布江达没有多久,就又知道前方塌方,这下可好,我们的如意算盘又一次落空了。
这次塌方,我们的车子等上了10个小时,满以为经过塌方路段就没问题了。可问题偏偏又出现在我们的车上了--水箱漏水。结果我们一干人等在海拔四千多米的山上渡过了漫漫长夜,那种感觉真是毕生难忘。
8月3日:车子终于修好了。当车子飞驰的时候,我的心也飞回了拉萨。在我们看来,拉萨就像我们的家,一到家就可以换下脏脏的衣服,舒舒服服地洗个热水澡。那感觉真好!
由于我们来的这个时间没碰上雪顿节,所以我们特意到吉日的疯牛餐厅里品尝藏式自助餐和观看藏戏。这里可是拉萨一干热门的地方,吃饭还得提前预订呢。
8月4日:在旅行社的帮助下,我们来到拉萨市郊的大葬台偷偷地观看了神秘的天葬仪式。
8月5日:两位女孩子登上了飞机先行回广州了。而我和另外一个女孩子连同事先约好的一对北京夫妇和一个香港人踏上了纳木错之旅。如果说羊卓雍错之行太可惜,那纳木错则作出了所有的补偿。托老天的福,我们看到了两种不同姿态的纳木错。
纳木错在阳光下仿佛是一块蓝色的宝玉嵌在绿油油的草地上。湖水在阳光下泛着粼粼的金光,在扎西岛上我们静静地等待日落的来临。日落的壮观我们没能看到,但是我们却看到了不逊色于日落的景象--阳光在山与云间射出的光芒映红了湖面也映红了云,仿佛是要把这一切融为一体。
看不成日落,有这样的收获已算不错。那就寄望明天可以看到日出吧。
8月6日:醒来就听到雨声,看来今天看日出是没戏了。但是一出帐篷,我就给眼前的景色给震住了:天空阴沉沉的,仿佛要把湖面压住似的,昨天还在远处的雪峰现在已经全部看不见了,只剩下浅绿色的湖孤独地守候着。室外很冷,风也很大,我不忍心放下这如此的景色,呆立在湖边,久久不愿离开。
汽车离开了湖边,可是越开越不对劲,怎么地上泛起了白光,再看远处的山包,昨天的绿油油的山顶已经换成了银装素裹。原来今天一大早下了一场雪,景致一下子都变了。来时的山上覆盖了厚厚的积雪,使我们的车不得不小心地前行。在高地上回望纳木错,她又变得如此地神秘莫测。
由于我们决定由青藏公路出藏,所以没跟车回拉萨,而是在当雄兵站里住下了。
8月7日:走青藏公路的另外一个目的是想看看能否遇上那曲赛马节。结果我们打听到那曲赛马节会在10日开始,于是我们决定在当雄多呆一天,到羊八井走一趟。
前人的经验告诉我们,到羊八井

拉萨

发表于 2001-11-07 23:29

8月22日 晴,夜有雨
离开纳木错那一夜,真的象恶梦一样。当车子历尽艰辛冒着倾盆大雨来到羊八井时,碰上这里修路,当兵的不放行。司机们都很怕当兵的,除了一些有特种牌或有关系的车以外,其它车一律被卡在那里。于是一路上无数的车辆就这样眼巴巴地停在路边,一停就是一个通宵!迷糊中我打着伞到车下方便,也不管有没有人看见。只听见路边一条湍急的大河哗哗地流淌,天上闪烁着无数亮晶晶的星星,很美,却已无暇顾及。坐在车里时间非常难熬,睡了醒,醒了睡,总算看见天蒙蒙亮起来,前面的车也开始缓慢蠕动了。其实从这里回到拉萨市,只是40分钟车程,而我们花了整整12个小时。
上午没有休息,吃完午饭,他们建议换一家旅馆,于是我们从金珠搬到了北京中路有名的吉日。那儿住的全是远道而来的旅者,气氛和感觉很亲切,空气里散发着一种整装待发的气息,让人无端又多了一身的激情。年轻的背包族大多住在四人的通间里,房门总是打开,随时迎接志同道合者的到来,回廊里摆放着长木凳,晒太阳的金发女孩,或戴鸭舌帽的大男孩,就懒懒地坐在那儿看书,或者什么都不干,躺下睡一个好觉。
进大院的过道里,风把贴满整个黑板的纸片吹得沙沙响,象来自冥冥的呼唤声,这声音给人带来勇气和振奋,让你深深感到自己并不孤独。
纸片上写的全是征集旅伴的消息,有到珠峰大本营的,到林芝的,到阿里的,甚至还有去尼泊尔的,有的打印着照片,他们有着各自不同的肤色,来自不同的国家,但都有着同样的愿望和友好的笑容。中间一个不起眼处,我看见一则寻人启事,是一个男孩寻找他在日喀则一带失踪的朋友,还翻译成英语和日文。“我们想念你。”这简单而深情的一句,刺激着我的神经。他被找到了吗?他在哪儿?我站在这穿堂的风里,呆呆地,为一个陌生人。
住进了吉日最贵的南楼双人房,因为带洗手间。房间非常漂亮,墙壁到处手绘着一簇簇五颜六色的花纹图案,连天花板上也有,就像一个巨大的帐篷。我的床就在窗边,拉开金色的薄帘子,就能看见远处蓝天白云和青山。近处有一条小路,两边全是屋顶和院落,藏式的窗台上面,都摆放了盛放的鲜花,在灿烂的阳光下,那颜色惊艳得让人心跳。房间里的柜子和镜子,也同样画了细致的花纹,传统藏族人家的款式,朴实温暖。雪白的床单和被褥,对于我这么懒的人来说,真是一种无价的享受。终于可以舒舒服服地过夜了,我的心里美滋滋的。果然,睡着松软的枕头,倾听窗外沥沥的雨声和远处的狗吠,好美。
第二天一早醒来,忽然一个穿藏服的女人站在床前,把我吓了一跳。原来是南楼的服务员,她敲门见我们没应,就直接开门换开水瓶了。到了晚上,她还会把装在布袋子里的脏衣服收走,然后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她像猫一样在长长的二楼走廊里走来走去,头发长及腰际,编着很多条麻花辫子,眼神是那样虔诚,口里不断地念叨着什么,是我听不懂的藏语。于是我对她笑了,她回给我一个含糊的笑容,然后就默默走开,微微蜷缩着她瘦弱的身子,勤恳地干她手中的活。不知怎的,她好像总有满怀的心事。
让人高兴的是,林出现在下午的阳光里。他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状态好极了,穿着白色T恤和摄影背心,皮肤晒得红红的。他说那天在纳木错遭遇暴风雨,他的帐篷全湿透了,羽绒衣,睡袋,相机,鞋全是湿的,而他则一个人泡在深几厘米的水里过了一夜,当时的境况可想而知。那场雨下了一宿,直到第二天9点,他不得不离开。背着重重的行装,一个人走了三个多小时的山路,很巧地遇上一辆丰田车,正好也是回拉萨的。林盛赞那位好心的司机,还说和车上的人成了朋友。更巧的是,他回来后就住进了吉日,而且就在甘医生的旁边!看见他很开心,见到了久别重逢的朋友似的,心头一块大石也放了下来。
那一段插曲对林来说,一定会是一个难忘的故事,个中的体会,就只有他自己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